View Russia / Ukraine conflict updates here

乌克兰和俄罗斯敌对行为 – 租船合同和保险问题

News & Insights 25 February 2022

Available in:


目前,航运界因乌克兰的敌对行为而面临诸多问题。标准保赔协会的这一警示旨在为会员提供广泛的专题指导,帮助会员应对诸多问题中的某些部分。考虑到当地局势、甚至各个港口的情况都可能发生迅速变化,就责任方面而言,情况仍不稳定且非常复杂。因此,会员应仅将本文视为一般指导,建议会员就特定问题或疑问联系协会寻求帮助。本文反映截至 2022 年 2 月 25 日的情况。

Blue oil tanker

如果有船东会员的船舶被指挥、或租船人会员指挥船舶在乌克兰和/或俄罗斯境内黑海港口装货或卸货时,应根据该地区的事态发展,考虑以下列出的英国法律下租船合同和保险问题。 

1.  战争风险

按照通常的惯例,租船合同中会包括战争风险条款,旨在明确各方在应对战争风险时应履行的义务。 提单通常包含租船合同条款,租船合同条款中包括此类具体条款。

这类条款的具体条款差别很大,因此有必要仔细检查实际的措辞。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 (BIMCO) 目前推荐使用的条款是 CONWARTIME 2013 和 VOYWAR 2013,但这些条款的早期版本也仍然有效,而且还流通着许多其他条款。

虽然这类条款通常被称为“战争风险”条款,但其适用范围通常不限于正式宣战的情况。例如,CONWARTIME 2013 条款对“战争风险”的定义较为宽泛,鉴于乌克兰和黑海及其周边地区目前的不确定性,有必要进行全面阐述(使用下划线强调其广度):
 

战争风险应包括任何实际的、构成威胁的或报告的: 

战争、 战争行为、内战或对抗;革命;叛乱;民众骚乱; 作战行动;地雷埋放;海盗和/或暴力抢劫和/或占领/扣押行为(以下简称海盗);恐怖分子行为; 敌对行为 或恶意损害;任何个人、团体、恐怖分子或政治团体,或 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政府(无论是否得到承认)实施的 封锁 (无论是针对所有船舶,还是 有选择地针对 特定旗帜或所有权的船舶,或针对特定货物或船员,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实施的封锁),经船长和/或船东合理判断,认为该封锁 可能对船舶、货物、船员或船上其他人员构成危险。
 

战争风险条款可能赋予各方哪些权利?

任何一方是否有权将租船合同视为终止? 同样,这将取决于合同中任何取消条款的措辞,以及是否触发了此类权利。

对于航次租船合同,战争风险条款通常包括在特定情况下取消的权利。例如,如果经船长和/或船东合理判断,认为航行可能会使船舶面临广义的“战争风险”,根据 VOYWAR 2013,承运人可以取消。这是一个客观的测试,为使其行之有效,英国法院将审查船长/船东是否做出了合理的判断,要求其提供做出决策过程的证据,以及船舶是否“真正有可能”面临战争风险(请参阅 2011 年  Triton Lark )。要证明真正有可能,就需要提供证据,而不能仅凭猜测。

在定期租船合同中,取消权不太常见。但战争风险条款通常规定,在经船长或船东合理判断,认为船舶可能面临战争风险的情况下,船舶没有义务前往任何港口(或通过任何区域)。任何此类拒绝航行必须通知租船人,使其能够发布新的航次命令。 此外, 如果船舶已经处于危险区域,那么根据合同,船舶可能有权离开。

在其他多航次合同(如租船运货合同)中,必须仔细考虑任何取消权的影响。根据措辞的不同,取消可能适用于整个合同,而不仅仅是特定航次。


2.  落空

根据英国法律,如果发生超出各方控制的不可预见的事件,使合同无法履行或无法合法履行,或从根本上改变了合同义务的性质,则合同“落空”。 落空的影响(如果成立)是双方解除合同义务。 但是,根据英国法律,只有极少数情况会被视为落空。仅因延误或 飙升的保险成本、运费或燃油价格 等额外费用,几乎是不能将合同视为落空的。

合同是否落空与运输合同中是否存在战争风险条款相关,因为如果合同对有关情况的变化作出规定,合同就不会因情况的变化而落空。即使没有此类条款,仍存在一个事实性问题,即运输是否已变得不可能,或与最初的设想有根本不同。如果自约定合同之日起,情况一直没有改变,那么合同就不能落空。

虽然每个案件都需要仔细核对事实,但(例如)定期租船合同不太可能因为一次航程遇到困难、受到影响而落空,因为这种困难不会从根本上影响整个合同。但对于航次租船合同或提单来说,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3. 安全港

如果相关合同是定期租船合同(或相关合同包含明确的安全港保证,或包括关于装货/卸货港的选项),则会出现港口安全问题。

众所周知,这是一个隐含的(通常是明示的)条款,即只有当船舶能够到达、使用并从港口返回,而不会面临运用精湛的航海技术也无法避免危险时,才会被命令驶往港口。 也就是说,这不仅是港口安全的问题,也是通往港口的路线安全的问题——当然,这在通过亚速海进入马里乌波尔等情况时尤为如此。

如果下达了前往不安全港口的命令,或者在下达命令后情况发生变化,随后导致港口变得“不安全”,船长/船东可以拒绝执行该命令并要求发出新的命令。 如果执行该命令,并且因港口不安全而遭受损失,那么租船人将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这听起来很简单,但拒绝命令的任何决定都需经过非常认真的考虑:如果事实证明港口是安全的,拒绝执行命令是错误的,那么船东可能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必须确定存在港口不安全的风险,理性的船东才能拒绝执行命令。
 

4. 不可抗力

不断发展的敌对事件可能触发不可抗力条款,这可以说是一种超出任何一方控制的典型事件。 

传统意义上,不可抗力条款通常多用于销售合同,在租船合同中不太多见。但越来越多的租船合同现在包含各种不可抗力或一般免责条款,例如 Shelltime 4(见第 27 条和“战争行为”),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最近也恰逢其时地发布了 2022 年不可抗力条款。 

因此,会员应仔细审查其租船合同中的任何不可抗力或一般免责条款(以下统称为“不可抗力条款”)。

要记住的一般要点包括:

  • 首先要考虑的是不可抗力条款(如有)是否提及相关触发因素,如“战争(已宣战或未宣战)、作战行为、暴动、革命或内乱、海盗、内战或敌对行为”。 这摘自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不可抗力条款,但并非所有租船合同一般免责条款都有所提及或如此明确,例如纽约土产交易所格式 NYPE 1946、1993 和 2015。 如果对此有明确提及,并以当时的相关事实作为依据,该条款生效的机会就会更大。
     
  • 比如说,爆发“战争”或“作战行为”是否会导致一方无法履约? 如果一方在没有爆发的情况下也无法履约,那么即使该事件属于不可抗力条款的范围,该方也不太可能以不可抗力为理由成功辩护。 
     
  • 举证责任由寻求依靠免责情况的一方承担,要证明:
     
    • 条款中所列事件(如战争行为)与无法履约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 
    • 该事件的影响无法通过其他方式克服或避免。 如果一方能够通过其他方式减轻事件的影响,则很可能会削弱该方利用不可抗力作为有效抗辩的能力。 
       
  • 寻求依靠不可抗力条款抗辩的一方必须严格遵守任何通知要求。 如果未能做到这一点,则很可能会损害该方依靠不可抗力抗辩的能力,即使所有其他因素都符合该不可抗力条件。 


5.  航行区域

除上述内容外,某些租船合同中可能包含贸易除外区,明确禁止租船人命令船舶驶往“联合战争险委员会 (JWC) 和/或船壳及机械设备险承保人宣布的战区或类似战争区域”。

如果船东同意 在先前商定的租船合同限制之外进行交易的命令 ,则租船人保证命令船舶停泊的港口/泊位安全的义务仍将存在。

另外请注意,可能需要支付额外的保险费,这通常由租船人承担。


6.  制裁条款

许多租船合同还包括制裁条款,具体规定了各方对各制裁实施主体开展的制裁所享有的权利。近日,在美国、英国和欧盟相关部门宣布制裁后,会员应审查租船合同中的任何制裁条款,确定其是否拥有额外的权利,或上述问题(如落空或不可抗力)的分析是否受到制裁条款的影响。


7.  行动要点

  • 根据事实的不断变化(包括乌克兰和俄罗斯事件,以及发出或收到的命令)审查合同,以确定明确的权利、义务和补救措施。 我们已经概述了潜在的相关问题,但每份合同都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审查。 
     
  • 必须特别注意任何告知要求,并及时向交易对方提供所需的告知,例如不可抗力事件。 如果未能做到这一点,可能会严重影响援用此类抗辩的能力。
     
  • 采取(并记录)合理措施,减轻所做决定的影响。尽管这些措施可能会是徒劳的,但在使用不可抗力作为抗辩事由或类似情况下,依然可能非常必要。


8.  保险

提醒各会员,由战争风险(包括战争本身、其他敌对行为和恐怖主义、扣押和使用所谓的“战争武器”)引起的责任不在常规保赔险范围内。 但通过国际船东保赔协会集团,标准保赔协会提供战争险,覆盖会员额外的潜在战争风险。 其适用于超过船舶价值或 5 亿美元(取较低者)的部分,限额为 5 亿美元。

但是,标准保赔协会的战争险可以在互保的基础上为所有会员提供基本船壳及机械设备险和保赔战争险,并向非会员提供固定保险费的战争险。

船壳战争险 包括因战争、内战、革命、叛乱、暴动或内乱、交战方发起或针对交战方的任何敌对行为所造成的有形损失或损害、租金损失、扣留和改道费用。 额度以船壳价值为限。 

基本保赔战争险为战争引起的责任提供保赔保险,最高可达 5 亿美元,无论船壳价值如何。

或者,与新加坡有关的会员也可以通过协会新加坡办事处管理的新加坡战争互保险购买基本战争险。

请各位会员注意,基本战争险和超额战争险均包含以下条款:一旦五常国家,即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和中国中的任意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之间爆发战争(无论是否宣战),保险将自动终止。 就目前而言,乌克兰冲突只发生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美国、英国、法国或中国没有直接军事介入。 因此,如果这种情况保持不变,会员的基本战争险和超额战争险将仍然有效。 但是,如果其他五常国家中任何一方军事力量直接参与乌克兰针对俄罗斯的敌对行为,情况就会有所改变。


9.  罢工和延误险

受航行限制、港口关闭、乌克兰港口货物作业暂停或乌克兰任何主要基础设施遭到破坏的影响,已购买协会罢工和延误险,且目前有船舶驶往乌克兰港口或亚速海域内任何港口的会员有可能面临延误风险。如果出现延误,会员应尽快通知协会,以便我们为会员赔付提供建议。

同时,会员应了解协会罢工和延误险规则,尤其是第 4.3 条规则,其中规定 除第 3.2 条规则和第 3.34 条规则中规定的情况外,因战争、内战、交战方发起或针对交战方的任何敌对行为而造成的任何损失,概不赔付……”。 换言之,假设延误是由战争、交战方发起或针对交战方的任何敌对行为的近因造成的,会员将无法获得赔付,除非已专门购买了下文所述的战争险。 

战争、作战或敌对行为造成的延误可以通过定制罢工和延误险来对风险进行保障。 具体而言,罢工和延误险规则为船舶因以下原因造成延误致使损失提供保障:

  • 第 3.2 条规则规定的陆上事件:“战争、内战、交战方发起或针对交战方的任何敌对行为、敌对行为期间使用战争武器和任何 海盗行为”;以及
  • 第 3.34 条规则规定的船上相关事件: 战争、内战、交战方发起或针对交战方的任何敌对行为、敌对行为期间使用战争武器;或敌对行为期间占领、扣押、扣留、限制或暂扣,及由此引发的后果或任何企图,但不包括由政府、船舶所属国或注册国任何公共权力机构或地方权力机构采取的、或根据其命令采取的此类行动或没收、征用(所有权或使用权)、征购或征收,也不包括常规司法程序的实施,未能提供担保或没有支付任何罚金或罚款或任何经济原因”


根据入会条款,包含 1 天或 2 天免赔额,并在每一案件事实审查合规符合条件的情况下,我们将为会员全额赔付乌克兰或俄罗斯黑海港口事件造成的延误费用,帮助船舶经营人保障收入。 

最后,与基本战争险和上文所述一样,如果任何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五常国家之间爆发战争(无论是否宣战),保险也受自动终止条款(第 9.11 条)的约束。

会员如对保险有任何疑问,请联系协会。

 

类别: Cover Including Discretionary Claims, Defence, Maritime Security, Strike & Delay, Ukraine / Russia, War Risks

You are currently offline. Some pages or content may fail to load.